一曲“沧海一声笑”圆150万人侠客梦,北漂盲人演奏家在直播间里找到了“光”

今日电商 19 0
小鲸云仓


  没有成为算命先生和按摩师,看不见世界颜色的谭伟海拿起竹笛,每天苦练十几个小时,靠努力打破命运的桎梏,成为了舞台上闪光的存在。

  但从特殊教育学校到国际大舞台,听谭伟海演奏的观众越来越多,「谭伟海」却越来越小。不想做站在舞台上被「符号化」的笛箫演奏家,但又不得不直面生存的压力,于是他选择来到抖音,寻找关于生存的解法和自我的意义。

  迄今,谭伟海的个人抖音账号已有近156万粉丝。粉丝打赏和直播带来的其他收入让他每月在偿还房贷之余还能让家人过上更好的生活。谭伟海还在直播间当起“老师”,帮助更多盲人学习竹笛。「换一种活法」,不盯着失去的东西,谭伟海在抖音直播间里被越来越多的人接纳和欣赏。

  11月8日,抖音直播举办开放日活动,发布《2022抖音演艺直播数据报告》。报告显示,过去一年演艺类直播在抖音开播超过3200万场,超过6万名才艺主播月入过万。谭伟海在活动现场讲述了他和抖音直播间的故事:

一曲“沧海一声笑”圆150万人侠客梦,北漂盲人演奏家在直播间里找到了“光”-第1张图片-周小辉博客

  大家好,我是谭伟海,一名抖音直播间里的竹笛主播。和其他嘉宾分享的一样,直播也对我的人生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一方面是经济收入的提升,另一方面是自我价值的实现。当然,大家可能也发现了,因为我是盲人嘛,所以这两点可能在我身上会体现得更明显一点。

  我不知道大家日常生活中,会在哪些场合遇到盲人?大多数是在盲人按摩馆,是吧?这确实是我们盲人最多从事的职业。我在扬州特殊教育学校学习的时候,老师也问过我,以后搞音乐还是搞推拿,基本就是二选一。

  

  我是全盲,出生没几周就被诊断出了先天性视觉神经萎缩。所以从小,我爷爷奶奶就担心我长大了没饭吃。那时候我爷爷给我的职业规划是做算命先生,因为我老家江苏高邮啊,有个姓郑的盲人靠给人算命买了两套房。不过我爸不信这些,他是木匠嘛,觉得还是得学一门正经手艺。所以11岁那年,扬州特殊教育学校来村里招生,我爸问我想不想去。我说想,他就把我送过去了。

  我就是在那里学的竹笛,刚开始我们还接触了其它乐器,长笛、萨克斯、二胡等等,后来我为什么选竹笛呢?一是因为我喜欢它的声音,特别清脆。二是因为它便宜,只要八块五。那时候家里条件不好,每学期一千多的学费都是分期付的。

  学了两年之后,老师就问我,以后搞音乐还是搞推拿。我说搞音乐。老师说,那些竹笛大师可都是每天练十几个小时的。我从小虽然没上过学,但一直挺爱学,也能吃苦。从那以后,我也开始每天练十几个小时基本功。

  大家可能对盲人学东西没有概念,像飞指、揉音这些动作,老师讲得再详细,我脑海里都是抽象的,因为我从没见过。还有就是气息。小时候在农村嘛,为了治眼睛,用过无数种偏方,结果眼睛没治好,倒是吃出了哮喘。所以我刚开始加大练习量时很痛苦,吹几下就头晕。

  不过我还算幸运,努力终有回报。后来,我参加残疾人艺术比赛得了奖,在2006年的时候进了中国残疾人艺术团。

  01

  在直播间里做回自己

  那几年虽然工资不高,但确实获得了不少演出机会。北京残奥会开闭幕式我参演过,广州亚残会闭幕式我独奏过。2018年,我还去纽约林肯艺术中心为联合国的大使们演奏过。这些舞台很震撼,站在台上的时候,会觉得自己所有努力都没有白费。

  可是这些舞台又太大了,大到让我总感觉抓不住。我有时会怀疑,虽然我是在演奏,但对于台下的很多观众来说,可能就是一个盲人吹了一曲。这个人叫谭伟海还是王伟海都没差别。你很难感受到有人是真的从音乐的角度欣赏你。

  这种怀疑折磨了我很久。后来我想通了,谭伟海不想再做一个符号了。我更希望大家不是礼貌性地听我吹笛子,而是真心喜欢我的笛声、喜欢竹笛。

  所以在2018年的时候,我注册了抖音。在这里表演虽然不比国际舞台那么“高大上”。但我觉得很踏实,能抓得住。

  起先都是以分享为主,2020年1月我才开始做直播。当时疫情来了,没有线下演出,待在家里也没事。而且那时候我经济压力蛮大的。2019年我结了婚,还靠家里的支持买了房,每个月得还一万二的房贷,不怕大家笑话,那时候我和爱人两个人工资加起来也就这么点儿。没多久,我爱人又怀孕了,我怎么能不发愁呢?在北京,养个孩子,总得希望给他好的生活、好的教育吧?

  第一个月,我不知道要在规律的时间直播才能吸引固定的粉丝,所以数据一直不太稳定,每次打赏也就几块钱。后来有个粉丝告诉了我这个窍门,我才慢慢摸索到一些方法。我也请了原先的一个学生做助理,帮我读一些屏幕上的留言什么的。要是粉丝跟我说话,我不回复,多不礼貌?虽然我看不见,但也不能要求所有人理解这一点啊。

  后来呢,我也知道了要多吹一些耳熟能详的曲子,像《沧海一声笑》《铁血丹心》《敢问路在何方》这些。最夸张的一个晚上,我连续吹了二十遍《沧海一声笑》,神奇的是,我一点都不觉得烦,以前是找不到知音,现在大家这么喜欢,那还不给多吹吹?

  02

  直播打赏,让艺术家能「吃得上饭」

  人气聚集起来了,打赏,和直播带来的其他收入自然也上来了。这两年,直播的收入除了每月还房贷,还能有积蓄,我也能在孩子的教育上投入更多。过几天,就要去给他看幼儿园了。

  我觉得在直播间赚钱这件事,没什么好避讳的。我们都在经历真实的生活,不是吗?有时候在直播间,也会有人跳出来就此批评我,但也立马会有粉丝帮我回复,说艺术家也需要吃饭。确实是这样的,很多东西归根结底都与经济有关,要做好音乐,物质是很重要的支持。

  当然,因为我盲人的身份。也会有人问,别人给你打赏,你会不会觉得他们是在同情你、怜悯你?

  这个问题,我是这么看的。直播打赏和点赞一样,都代表一个人对主播的欣赏,只不过打赏是一种更强烈的喜欢,不管出于什么目的,我都会感激。

  现在的我觉得生活还不错,很充实,对未来也有信心。直播间不止在经济上帮了我很多,也让我感觉自己被接纳、被理解和欣赏了。

  直播间这个舞台上,我感觉谭伟海找到了自己的位置。

  现在通过直播间,我还收了二十多个盲人学生,免费教他们吹笛子。他们大多数都是盲人按摩师傅,其中有四五个,还是我在扬州特殊教育学校时的同学。

  他们那时候没有选音乐,有的是家里经济条件不允许,有的是父母帮他们做了决定,现在大家愿意继续学,我是很乐意帮忙的。

  学音乐嘛,就算不靠它吃饭,在忙碌之余还愿意享受音乐的乐趣,不也是一种美好生活吗?

  与其盯着我们失去的东西,不如换一种活法,人总得往前看。

  这就是我和抖音直播间的故事,希望能对在座的各位有一点点启发。也欢迎大家有时间来我直播间做客,每天晚上9点20分,再来听听我的沧海一声笑。再次感谢大家!

  互动时刻

  你看过谭伟海的直播吗?读完他和抖音直播间的故事有什么感受?欢迎大家在评论区分享你的想法。我们将在评论区抽取五位幸运读者赠送抖音限定卫衣一件。

标签: 沧海一声笑 音乐

发布评论 0条评论)

还木有评论哦,快来抢沙发吧~